我的位置: 首頁 > 貴州 > 正文

一名援鄂護士的心路歷程 ——寫在三八婦女節將至之際

  她是護士,參加工作8年,是黔東南苗族侗族自治州丹寨縣人民醫院重癥醫學科里護士們的“大姐”,是ICU科室的骨干;她也是兩個孩子的母親,她深愛著她的孩子,平時最放不下的就是她的孩子。

  然而,因為新冠肺炎疫情的暴發,作為一名醫護人員,她毅然放下孩子,背起行囊奔赴最危險的前線。她是李康燕,是貴州援鄂護士之一。通過電話,李康燕和記者聊起了她在武漢的工作、生活,和她這一個月來的心路歷程。

李康燕在方艙醫院工作

  出發赴鄂

  2月4日,天氣并不太好,初春的天氣依舊寒冷,街上來往的人們依舊裹著厚厚的棉服,但依舊擋不住援鄂護士們火熱的心。一大早,在丹寨縣人民醫院重癥醫學科里,李康燕在忙碌收拾行裝,記者沒有與她有太多的交流,卻能看到她眼里有光。

  “一顆心早已飛到湖北了吧。”

  “當時其實沒有太多想法,就是激動。之前寫過請戰書,都有心理準備了的。”說起出發時的心情,李康燕如是說。

  上午十一點半,她和同事吳仁桂共同踏上了出發的汽車。

李康燕(右)和同事吳仁桂出發前往武漢

  2月4日晚7時許,貴州第二批援鄂醫療隊抵達鄂州,2月5日,在酒店等待,沒有任何通知和指示。陌生、迷茫、忐忑,不知道會被怎樣安排,一切都是臨時的。初臨武漢,在等待中,望著窗外空蕩蕩的街頭,李康燕的心里泛起了迷茫和忐忑。

  “只有等待,也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時候,也不能出去,不知道會被安排去哪里,是否會直接接觸患者。心里迷茫、忐忑,說一點不害怕是假的。”電話里,李康燕說起了初至鄂州時的情形。

貴州第二批援鄂醫療隊在江漢方艙醫院(部分人員合影)

  武漢并沒有讓她們等太久,2月6日,在經過一天的等待之后,終于有了指示。方艙醫院改建完畢,患者開始入住,李康燕等不少援鄂護士被安排在其中照顧患者。有了目標,李康燕一顆忐忑的心也塵埃落地,然而,這也才只是開始。

  初入方艙

  “要進入方艙了,自己是重癥病房出來的,之前照顧的都是不能自理的病人,現在來這邊全都是輕癥,有一定的自理能力,病人們有自己不同的需求,怕照顧不好這些患者。”得知自己要進入方艙直接照顧輕癥患者,李康燕卻有了一些擔心。但是不斷涌入的患者,不斷安排下來的任務,容不得李康燕有更多的想法,便一頭扎進了緊張的工作中。

  方艙醫院里,每個艙室有26到30名患者不等,一名醫生要負責數個艙室,一名護士則負責照看一個艙室,每天四班倒輪流,每班6小時,就是她們的工作狀態。陌生的環境,忙碌而緊張的工作,第一天,不少護士都遇到了各種各樣的狀況,李康燕也不例外。

方艙醫院換班交接

  “我負責的艙室接收了一個患者,發燒到41度,一直找我說她難受。我怕她暈倒出現其他的情況,到處找吸氧機給她吸氧,但是設備不夠,也找不到吸氧機,自己也不知道負責這個艙室的醫生是哪個,找很多醫生都找不對,沒辦法我只能去總臺找人幫忙。”一番折騰之后,筋疲力盡的她才找到醫生和吸氧機。

  忙亂總會過去,環境慢慢也會熟悉,醫療設備也在逐漸增加,但是新的煩惱,也隨之而出現,一些患者的要求和誤解,讓李康燕感到委屈,卻無法解釋。

  有一次,一位60多歲的患者大爺,住進了李康燕的艙室。“一位血液核酸檢測呈陽性的大爺,在第一次復查檢測的時候,沒有抽到他去檢測。大爺讓我去跟醫生說下次抽他去檢查,我去跟醫生說了,但是第二次也沒抽到他去檢測。大爺就以為我沒跟醫生說,就來罵我:‘你是不是沒跟醫生說,我看你一天天坐在那里根本就不管我。’”能不能抽到大爺去做復查檢測,是李康燕決定不了的事情。

李康燕在照顧患者

  由于住院過久,常常有患者有情緒,不少都把情緒發泄到護士身上,“我知道患者們住院久了,產生情緒,我能理解他們,但卻無法安慰他們什么,只覺得委屈。”委屈是必然的,但無法解釋,讓李康燕更加委屈。幸而,事情有了轉機,讓李康燕等醫護人員的心,得到了溫暖。

  我用你的紙筆寫信謝謝你

  隨著時間的推移,有的患者出院了,也有新的患者入院,2月17日,方艙入住了一個無發熱癥狀患者。“我一開始是用水銀體溫計給他測量體溫,幾天后他依舊沒有發熱癥狀,所以就改用體溫槍了。但是那個病人就生氣了,覺得是在敷衍他,就罵人。”

  “還有每天要提飯給他們吃,幾十個人的飯我要往返好幾次才提完,然后他就發火說我太慢了,我也氣了,有一次我就一次性把30個人的飯全提了回來,他看到了,就自己跑過來幫我提。”

李康燕在為患者抽血

  “突然有一天,他來找我要紙和筆:‘喂,你有紙和筆嗎?’語氣很生硬,也不說要去干嘛,但我還是找給了他。”原來,那位患者拿紙和筆,是去寫感謝信去了。“寫完后他把紙塞到我手里,跟我說:‘給你的。’我一看是感謝信,心里的所有委屈,都一散而空,原來他只是不善于表達而已,我們的付出,他們也會感動。”醫護人員們的悉心照顧和付出,獲得了來自患者們的感謝,李康燕心中的委屈的散開了,釋懷了。

  “我覺得值得,很暖心,再辛苦也不怕了。”電話里,李康燕也向記者說起了一些感想,“我剛來的時候總覺得自己堅持不下來,但是現在一切都在有條不紊的進行著,我覺得在這邊和在原單位其實也沒什么區別,都是工作,都是照顧患者。現在出院的人越來越多,終有一天所有人都會好起來的。”李康燕說。

患者寫的感謝信

  打完怪獸 媽媽就回家

  李康燕每天都和家人視頻,3歲的大女兒常常會問:“媽媽,你去醫院干什么?你是去醫院當阿姨嗎?怎么那么久不回來看我,是不是不要我了。”“媽媽去醫院打怪獸,打完怪獸就回來看你。”這是李康燕常常和女兒的對話,一歲的小女兒也會在旁邊咿咿呀呀。

  “姐姐的對話有時候會讓我哭笑不得,但我每次都不敢和她們視頻太久,太久了孩子會哭,我也會忍不住哭。”李康燕對記者說。

李康燕和女兒

  在采訪中,李康燕對記者說了很多,在她的敘述中,我了解到了援鄂護士們更多的不易。理論上每天上班6小時,她們每天穿著防護服、口罩、護目鏡的時間也只有6小時,但其實時間遠遠超過6小時,上班前穿戴好,進行工作交接,正式上班,下班后也一樣要進行工作交接,排隊出艙,脫下防護服,平均時長8小時。

  每天上班要給患者量體溫、血樣采集、帶病人做檢查、發放早/中/晚餐、發水果、發中藥,處理突發情況,滿足患者各種需求等等。

  “每天下班回來,就攤在床上不想說話。”李康燕對記者說。

李康燕(左)和同事吳仁桂在方艙醫院

  在生活上,為避免交叉感染,李康燕她們的住宿都是單人單間,去食堂吃飯相隔老遠,不能外出閑逛。外地的醫護人員,還要忍受飯菜上的不適。“飯肯定是不合口味的,我們貴州的口味和湖北還是有差別,吃不下,但是還是要吃。”李康燕說。

婦女節的禮物


貴州日報當代融媒體記者 劉紹波

編輯 任詩音

編審 晏海艷

昆山紫燕百味鸡赚钱吗 幸运农场群计划群 2020年云南体彩11选五走势图 熊猫四川麻将安卓版下载安装 679美人捕鱼 快乐双彩今晚开奖号码 赚钱的网游 赛车pk10技巧玩法分析 兼职网络赚钱 吉祥棋牌手机版官方下载 手机模拟炒股app 救济金6元棋牌大全? 股市k线分析 快速赛车免费计划软件 江西11选五奖金规则 北京赛车pk10技巧玩法 nba新赛季赛程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