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首頁 > 遵義 > 正文

開辟武漢民間捐贈“特快”通道!蹇宏,抗疫一線的“卸貨員”

  除夕,萬家團圓之日。再忙,這一天人們都會回家。孰料,在新年的鐘聲即將敲響之際,武漢新冠肺炎疫情告急。全國人民齊心抗疫,四面八方,千里馳援。


蹇宏代表武大商幫馳援泰康同濟醫院火線開業


  此時,尚在武漢的遵義人蹇宏想都沒多想,果斷退掉機票,選擇留在當地和大家一起守望相助。從1月23日開始,建群、聯系物資、對接醫院、安排運輸、搬運貨物、分配物資……幾乎成了他每天的日常。


  豈曰無衣?與子同袍。在拯救生命面前,感染的風險和身體的疲累都成為無足輕重的小事。一個多月時間里,作為武漢大學校友企業家聯誼會和湖北省楚商聯合會在抗疫一線的總協調人,蹇宏和伙伴們開辟出一條民間捐贈“特快”通道。初步統計,全球的武大校友捐款捐物總額超過5億元,楚商群體則超過20億元。


代替校友把物資送到武漢大學校醫院


  義無反顧留下來

  時間倒回到2020年1月18日,彼時的武漢,已經有了濃濃的年味。在當地工作的蹇宏也是歸心似箭,盼望著早點忙完手上的事情,跟家人一起返回遵義,與父母團聚。


  之前,蹇宏已聽說武漢出現新冠肺炎疫情的消息,雖然只是零星病例,但2003年在深圳經歷過非典、蹇宏深知致命病毒的兇猛。為防萬一,他1月3日便提前從校友企業陽普醫療低價采購了6000只醫用級防護口罩,作為給老教授的拜年禮物,并通過武大商幫理事工作群將部分剩余口罩分發出去。

  1月20日,鐘南山在接受央視采訪時,向公眾發布了新冠肺炎確定人傳人的信息。蹇宏聽說還有4000多學生留在學校后,立即向陽普醫療下了第二批811箱口罩的訂單。22日凌晨兩點,裝滿42000只口罩的大車駛進武漢大學,這是武大校友為母校捐贈的第一筆抗疫物資。當天上午,這批口罩被迅速分發到學生手上。此時,離武漢宣布封城還有不到24小時。


蹇宏(右)和夫人茍鳴春(左)并肩抗疫


  事后證明,這一批口罩發揮了巨大作用。2月19日,武漢大學校長竇賢康在接受央視1加1欄目連線時介紹,當天還有700余名學生留守學校。這就意味著,已有3000多名學生戴著口罩返鄉,最大限度地保護了自己和密切接觸者的安全。

  1月21日,蹇宏和妻子茍鳴春取消了回遵義的機票,決定駐守珞珈山。在武漢大學校友企業家聯誼會會長、湖北省楚商聯合會會長陳東升的要求下,第一時間成立湖北省楚商聯合會抗擊疫情楚商防控指揮小組,22日,武漢大學校友企業家聯誼會應急小組成立,蹇宏一人兼任兩個小組的副組長。他同時還組建了一支5人的前線應急小分隊,自己任隊長。

  這兩個小組、一支小分隊成為全國投身武漢保衛戰的第一支民間力量。茍鳴春擔任會長的武漢大學EMBA戶協志愿者們也主動請纓,迅速行動,與師兄一同并肩戰斗。


蹇宏帶領志愿者在火神山送醫療物資


  海外校友伸援手

  1月24日,1藥網聯合創始人兼執行董事長于剛校友捐贈的10萬多只醫用口罩運抵武大,蹇宏率領應急小分隊前往接收,并當場分配給武漢大學中南醫院、校醫院、漢警快騎、北湖派出所等單位。這是最早一批直接捐贈給武漢市內醫療機構的防護物資。

  武漢封城后,由于前期準備不足,各醫療機構物資頻頻告急。有的醫院儲備僅夠用一天,隨時都有“斷炊”的危險!看到此情此景,蹇宏迅速響應。大年三十下午,他跟中珈資本CEO曾文濤緊急商量應對辦法。最后決定,聯系海外校友,從境外找增量。他們緊急組建了“武大校友醫療物資采購群”,小米集團董事長雷軍,中誠信集團董事長毛振華,中珈資本董事長、宇業集團董事局主席周旭洲和女兒周文川,景林資產創始人蔣錦志紛紛加入。校友企業家們聯系了身在韓國的兩位校友,緊急尋求醫療采購渠道。


蹇總與校友志愿者在機場連夜接收物資


  “這大概是我這么多年以來,第一個沒有看春晚的春節。”蹇宏說,到凌晨6點,韓國校友發來消息,第一批20萬個醫用級口罩的貨源已經落實。隨后,“武大校友醫療物資采購群”開始在韓國瘋狂掃貨,一共購買了價值2070萬元、180余噸的醫療物資,包括16.55萬件防護服、10萬副護目鏡、176萬雙醫用手套、2.22萬個防護面罩和191萬多只醫用口罩。


  這是武漢在疫情中單筆接收物資總量最大的一次援助。


  1月30日晚22時,載有第一批8.4噸物資的韓國專機降落天河機場;1月31日23時30分,第二批7.8噸醫療物資抵達;2月4日凌晨1時,第三批85.115噸防護物資到貨;2月20日凌晨2時40分,第四批80噸防護物資運抵武漢。并被迅速分發到武漢大學人民醫院、武漢大學中南醫院、武漢市九醫院、武漢市七醫院、武漢金銀潭上海醫療隊、武漢三醫院上海醫療隊等單位,變成一線醫護人員戰斗的“盾牌”和“鎧甲”。


蹇宏與小分隊在火神山交接物資


  在所有物資中,第三批85.115噸貨物讓蹇宏印象深刻,這也是武漢海關驗收的最大一批援助物資。專機到漢后,蹇宏形容自己的心情:既興奮又不知所措。“這么多的物資怎么搬運?在哪里存放?下雨怎么辦?都不能出一點問題。不然就辜負了捐贈人的心血。”從提貨到將最后一批物資送到火神山、雷神山醫院,時間已經是第二天下午5點,蹇宏整整39個小時沒有合眼。被大家譽為沖在一線的“卸貨員”。

  直到現在,每天都有大量愛心物資匯集到武漢,除了前期各種緊缺的口罩、防護服,還有后期越來越多的消毒液、酒精等消殺用品,乃至水果、大米、蔬菜等生活物資。經過應急小組成員和志愿者接收和裝卸的物資,少說已有幾百噸。


武漢市第九醫院來武漢大學校友之家領取校友企業捐贈的1000套醫用防護服


  不負荊楚不負黔

  出生于1963年3月的蹇宏,是地地道道的遵義人,父親是遵義四中的一名退休職工。1980年,蹇宏以遵義市文科第二名的優異成績考進武漢大學經濟學系,1984年畢業后,被分配到貴州省計委,工作期間參與了貴州省計劃管理干部學院的籌建工作。1986年,蹇宏再次回到母校武漢大學金融保險系讀代培研究生。

  1987年,蹇宏決定辭職“下海”,在海南經歷人生起伏后,于1997年走進保險公司成為一名業務員。

  蹇宏在保險公司從零做起,業績突出。他于1998年獲得參加年度世界華人壽險大會資格,并成為中國大陸第一位MDRT(美國百萬圓桌會議)頂尖會員,連續兩年擔任MDRT中國區主席,被業界稱為“中國保險營銷第一人”。2008年被評為全國保險系統勞動模范。


蹇總與校友志愿者在機場連夜接收物資


  這次留在武漢參加抗疫,為了不讓父母擔心,蹇宏一開始并未“講實話”,父親還是從他的朋友圈“猜”到的。為了確認他的安全,母親每天至少要給他打一個電話,聽到他的聲音才能放心。“守護珞珈山,保衛大武漢,跟父母、兒子和關心的朋友們報個平安!”1月28日,蹇宏難得地在朋友圈發了一張戴口罩的自拍,神情堅定但難掩疲憊。

  “等疫情過后,我再回到遵義陪兩位老人。”蹇宏說,父母都已年過八旬,雖然兒子定居在武漢,但二老還是喜歡住在遵義。

  離開家鄉多年,蹇宏一直牽掛著遵義,2003年10月,他在習水縣回龍村捐贈平安思源小學,設立獎學金,并覆蓋孩子們的生活費。2019年12月,蹇宏代表湖北省楚商聯合會與遵義市教育局簽署“遵義市校園足球全覆蓋資助項目協議”,通過定向捐贈、夏令營和專業跟訓的合作方式,為遵義優秀足球人才提供更專業、更系統的足球培訓。

  “不負荊楚不負黔。”采訪中,蹇宏還說道,無論遵義還是武漢,都是我的家鄉,希望這兩座英雄的城市越來越好。


來源  遵義晚報

貴州日報當代融媒體通訊員 王宗輝

編輯 謝國歡

編審 向永東

昆山紫燕百味鸡赚钱吗 东北赢乐麻将下载安装 捕鱼大亨破解版下载 心水一点打一肖 甘肃快3今天开奖果 上海天天彩选四基本走势图 极速赛车10选4号打法 长沙麻将10块飘20算钱 广东闲来麻将下载 德甲联赛官网 连码是哪些数字 浙江快乐彩遗漏期 重庆幸运农场网 云南文山麻将的玩法 股票权重 追光娱乐棋牌怎么样 宁夏11选五开奖结果走试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