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首頁 > 要聞 > 正文

“梅姨案”被拐少年找回:一個父親的15年漫長尋子路

  • 作者:周詩婕 孟煦 李照 奚宇
  • 編輯:孫遠銘
  • 來源:當代先鋒網
  • 發布時間:2020-03-07 11:26:11

  3月6日晚,廣州增城警方通報:“梅姨案”被拐15年的少年申某在梅州被找到,其在深圳務工的養父母也被帶回協助調查。



  四個月后,網友們終于等到了“梅姨案”的新進展。


  而這一天,申軍良等了15年。通報里的少年申某就是15年前在出租屋被搶走的1歲兒子申聰。


  15年來,申軍良獨自奔波在尋子路上,無數次往返廣東。他每兩年都會拖壞一個行李箱,每天至少走三萬步,在數十個廣東的城市貼過上百萬份尋人啟事,手機里每天都會收到兩三個線索,被騙過數十次,為了找孩子,欠下外債五十多萬元。


  15年,他曾無數次接近希望,又失望。“梅姨案”引起全國關注的那段時間,他每天心都提到嗓子眼兒。在媒體上,他一遍遍地聲明:“希望買家能主動聯系我。如果能主動聯系,我愿意諒解,不追究他們的行為。如果孩子愿意留在那邊,我們也非常愿意。我們不強求,孩子健康快樂就行”。那一陣,他的手機上每天都能接到好多電話。但終于,信息一天天沉寂下去。這一天,什么時候能真的等到呢?


  揣了整個春節的秘密


  申軍良是在春節前得到消息的。1月21日,濟南片區派出所打電話問了他很多個人情況,末了問,“你是不是十多年前在廣州丟了孩子?”申軍良直覺話里有話,他第一時間聯系了廣州增城的辦案警官,對方告訴他,有個孩子和他們夫妻倆的DNA比對上了。


  為了找孩子,申軍良曾經帶著妻子去錄過多次DNA。有好幾次,他努力了好久找到的“申聰”,結果往往是最后那關令人失望:DNA沒比對上。他覺得是DNA沒錄對,帶著妻子一遍遍去錄。這一次,竟然比對上了。


  他知道這意味著什么。掛完電話的他興奮、激動又有幾分心酸,好像15年來的執著、艱辛還有委屈都需要找個出口。他在房間里轉圈,又沖進申聰的房間看看,那是他幾年前以為找到申聰專門布置的房間,他癱坐在臥室床上,一遍遍往床墊上砸拳,砸了一百多下,手生疼。這不是做夢,這是真的。


  這一幕太似曾相識了。2016年初,也是快要過年的光景,申軍良接到了人販張維平被抓的電話。那是他第一次收到來自警方的和申聰有關的好消息。他記得,剛接到消息時,手都在抖。他當即告訴在家做面的妹妹,“不要做面了,申聰要回來了,咱們趕快去買東西”。 秋衣秋褲襪子內衣,全買了;感謝的酒煙,甚至連給警察做錦旗的地方都找好了。全家人商量著,飛機太快、火車太慢,還是坐汽車。找人借了一輛別克,加得油都快冒出來,這樣就能早點接到申聰了。“當時我想,孩子找到,裝上車就走,跟買家斷開”。然而,這輛別克車在申軍良家停了一個周,都沒有申聰找到的消息,最后被還了回去。


  這一次呢?會不會跟上次一樣?他怕夜長夢多,幾乎馬上就準備出發了。他把上次上央視穿的衣服找出來,那一次上《等著我》,他以為門背后會有申聰,專門買了一套新衣服。他還把之前做的錦旗也找了出來,這一次終于可以送出去了。他想好了,要把申聰接回來過年。這場全家人的團圓飯,他們等了太久太久了。


  然而,也是在這一天,一場新冠肺炎的疫情波及全國。廣州警方告訴他,因為疫情影響,“梅姨案”要擱置一段時間再推進了。本來是最喜悅的春節,轉瞬間成了最煎熬的春節。“我每天都睡不好,百爪撓心,太焦慮了。15年了,我太希望有個結果了”,申軍良說。


  停滯的15年


  對于申軍良來說,這15年是停滯的。“28歲到42歲,一直在找孩子。我覺得時代都變了,我還是一成不變的。大家都在進步,我卻什么都不會”。這15年,申軍良嘗試去做過一段時間工作,但最終放心不下,還是辭了職,專心找孩子。“我心里有個結,找不到我沒法做其他事”,申軍良說。和申軍良一起的家長,有的已經找到了,有的放棄了,申軍良還在跟自己較勁。


  家里新添了兩個兒子,出生的時候申軍良都沒回家。家里人大多數都勸他,“算了吧”,勸他回歸家庭,只有申軍良父親仍然支持。兩父子對找孩子有著近乎一致的執念,“有什么事情,比找人更重要?”申聰剛丟那會兒,天天下雨,申軍良父親堅持蹲在派出所門口的草坪上,他說,“別孩子找回來了,警察一下子又找不到我們人”。70多歲的年紀,申軍良父親依舊在濟南打著零工,每天掙著70多塊錢,見著申軍良就會塞給他1000塊的紅包。“父母年紀越來越大了,我不希望給他們留下遺憾”。


  不想讓父母留下遺憾,也想給自己一個交代。時間越久,那一天就越灼心。2005年1月4日,不到1歲的申聰被從出租屋搶走那天成為申軍良心中解不開的心結。


  他清楚地記得那天的每個細節,精確到分鐘。正在上班的他,10點42分接到了妻子的電話。幾乎是沖回家,看到懷孕三四個月的妻子穿著單薄的外褂,近乎崩潰地站在離家20米的派出所門口。

  搶走孩子的是申軍良房間對面的“斜眼”團伙,剛搬來不到20天。他們趁申軍良上班,申軍良妻子準備午飯時,沖進了房間,用塑料袋套住她的頭,封住她的嘴,抱走了床上的孩子。


  申軍良后來知道,這是他們慣用的伎倆,租住在目標對象附近,然后伺機下手。2003年到2006年間,這一團伙在廣州增城附近作案,至少拐走了9個孩子。“申聰是唯一一戶被搶走的,賣了最高的價格13000元。他白白胖胖,愛笑,穿得也好。真的,人見人愛”,申軍良有點苦澀的驕傲。


cf1b9d16fdfaaf5169a915d7884cc5e8f01f7a2a.jpeg

  申聰被拐前照片及長大后的模擬畫像


  15年過去,申軍良記憶里依舊是兒子小小的模樣,機靈、可愛。他記得兒子喜歡后背貼著他的前胸,兩條蓮藕般的腿往前蹬;他記得兒子喜歡聽他講老牛過河,他“哞哞”一叫,胖嘟嘟的嘴角就咧得老高。他常常忍不住想,兒子現在在哪?別人會不會對他好?


8601a18b87d6277fd0a573742b204e36e824fce1.jpeg

  申軍良曾在家中接受荔枝特報記者專訪


  偶爾,想到兒子,比對現在的處境,他也會沮喪。15年,改變了太多。15年前,從農村來到城市打拼,申軍良摸爬滾打地升上工廠的管理層,帶著一家三口幻想著在城市扎根的美好未來;15年后,申軍良一家甚至沒有穩定的住所,賣掉了老家的房子,租住在濟南北郊的出租屋。每一次從廣州回來,都為了下一次的尋子費用一籌莫展。“說實話,申聰回來,我也很難保證他有更好的生活”。


  最漫長的重逢


  這一天,還是來了。申軍良曾經幻想過無數次的重逢。


  他帶著妻子和弟弟,從濟南開了一天一夜,抵達他曾經無數次來過的廣州。疫情期的城市,安靜得要更早一些。


3812b31bb051f8193a1eccbedeac1beb2e73e72e.jpeg

  申軍良在開車奔赴廣州的路上


  抵達后的他,甚至顧不上安頓,就跑到夜市上去給申聰買衣服。他還是像那個年輕的父親,對即將見面的孩子充滿熱忱,在并不寬裕的年代,花心思準備了滿滿一斗的嬰兒用品。


  他得多高了?他長得會像畫像里一樣嗎?他會期待見到這個毫無記憶的親生家庭嗎?15年時光,是這個少年往上竄的個頭,是這個少年和自己毫無交集的歲月,是這個少年和另一個家庭養成的豐沛情感。


  這些年,申軍良見過太多無法回歸原家庭的孩子。同案剛剛被找回來的兩個,一個生父跳火車自殺、生母改嫁;另外一個,認親時,剛剛步入青春期的孩子對生母表現得很淡漠,留下的電話后來也無法撥通。申軍良太知道了。可此刻的他,還是做好了最溫暖的準備,為了明天的會面。


  他在朋友圈寫道,"兒子,爸爸欠你15年的父愛,請讓爸爸用余生的時間來好好補償你。15年多了,我終于圓夢了!我終于可以驕傲地說一句,‘大家好,我是申軍良,申聰的爸爸,我的兒子找到了”!


7acb0a46f21fbe0905fe755468785d358644ade8.jpeg


  有人說,這是疫情期最治愈的新聞。15年失散的家團圓了,那些暫時無法團圓的人,春天就要來了啊。


來源/荔枝新聞

責任編輯/孫遠銘


昆山紫燕百味鸡赚钱吗 四川血战麻将大胡有哪些 2019年中超联赛 pk10赛车走势图 手机兼职赚钱正规网 网赚联盟有哪些 北京pk赛车是福彩还是体 pk10最牛计划网站手机版 辽宁11选5规则 申城棋牌上海斗地主? 哪个炒股开户app 四川体彩金7乐今天开奖号码 股票数据采集 大唐盛世游戏平台骗局 新开盘的股票怎么买 豪利棋牌捕鱼 陕西11选五一定有